微我有咎

此号不再产出 新号再见

杭州爱情故事(中)

前文  


叶修向来不习惯穿西装,嫌它拘谨。而今天不巧又有一个穿西装的场合。

七点钟被手机闹钟叫醒,趿拉着拖鞋摸向衣橱的门,随便挑了平时穿得最多的一套黑色西装,配的是深蓝色菱格领带,穿衣镜前一站,不知为什么,蹦进来的是“人模狗样”这四个字。

诚然,就是单身狗的狗。

其实叶修倒也不是不想谈恋爱,事实正相反,他也是有人追的,凭借他还不错的脸,加上与生俱来的慵懒气质和仿佛是借古讽今的微笑,关键是游戏打败天下无敌手,在大学时还被女生私下里划进“闷骚”的一类,也收到过几条暧昧不明的短信和QQ消息。

然而他到目前为止,也没遇见几个让他觉得不错的,也终于挑三拣四,进入了中年相亲男性的行列中。

昨天睡得太晚,叶修起床之后还不太清醒,头重脚轻地下楼,看到他妈已经把早饭整齐地摆上了。虽然没下限,他也不得不感到有点儿过意不去。

他从小就挺让父母操心的,譬如他上学时就不好好学习逃课打游戏,后来主动提出不想继承公司,这些责任就都不可推卸地落到他弟叶秋的身上。

大概是突然良心发现,他这次总算不再对被刻意安排到旁边座位的小周姑娘置之不理,有了质的飞跃,有点勉强地扯出一个和善的微笑,与她交谈了几句。

小周姑娘披着及腰的长发,发尾染成了金色。

让叶修没来由地想起那个倚靠着重炮,金发飘飘的沐雨橙风。

 

苏沐秋打起床到现在,一叶知秋这个名字就没跑出过他脑子里去。本想再切磋两局,火急火燎地下楼开机刷卡,发现一叶知秋并不在线,顿时十分失望。

……对了,他现在应该在公司开会吧。苏沐秋托着下巴,鼠标在屏幕上漫无目的地点了一圈。

想不到风格这么硬气的操作者竟然已经是个职场中年大叔了,啧啧。苏沐秋关了游戏去网吧外面转悠,心下揣摩着这个一叶知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公司开会的话,应该是个不小的领导,肯定穿着西装,应该有点放荡不羁,就别系扣了。

这手速怎么着也飙200了,年龄不会太大,估计是个奔三的老鲜肉吧。

下本发语音的时候声音还挺好听的,那估计长得也不赖,可能就比我差一点。

那总结一下就是一个有钱有势、长得还帅的年轻总裁——自己众里寻他千百度的理想妹夫。

苏沐秋的这个念头冒出来0.01秒,就被自己打消了。

“绝对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可能!不存在的!怎么会有这种人啊啊啊啊啊!”

于是打着哈欠从楼下走下来的陈果就一脸茫然地看到苏沐秋先是望着天空傻笑,接着突然开始捶胸顿足。

“怎么了?”陈果搭了条胳膊在苏沐秋背上,“什么不可能……你这是搞暗恋啊?”

然后陈果看到向来很懂礼义廉耻的苏沐秋脸倏地一红。

“我去老板娘你在想什么啊?!”

其实单纯想想一个西装男还是不错的,苏沐秋没再开口。

 

叶修一回到家就迫不及待地把西服从身上扒下来,抄起自己已经穿了不知道多少天的运动服外套向自己屋走去。

“今天这姑娘怎么样?”叶妈在厨房切水果,听到开门就停下刀关切地问一句。

“嗯,还行。”

“还行是怎么个行法?”叶妈冲着叶修的背影喊。

“没毛病。”

觉得背后应该快要有一把刀扔过来了,叶修及时地补充了一句“头发染得挺好看。”

趁着母亲大人看起来很高兴的一瞬间,叶修提了口气说。

“妈,你看这样行不行……”

 

“不行。”陈果仔仔细细地打量着一叶知秋的资料卡,“现在网络诈骗这么多,你怎么就知道这是个好人啊?这可是为了沐橙,总不能再找一个渣男吧。”

“我当然知道,”苏沐秋一副被冤枉了的表情,“我又没让沐橙跟他怎么着,只是关注一下,放长线钓大鱼嘛,说不定就行呢。”

“我总觉得不靠谱,”陈果画得很精致的两条眉毛拧在一起,“这种打游戏的宅男估计不会关心女朋友……”

提示音“滴”一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他上线了。”苏沐秋戴上耳机,“你注意看他银武。”

陈果突然明白了一大半,她怀疑苏沐秋一开始看中的并不是一叶知秋后面这个人,而根本是他的却邪好吧。

“等等,”苏沐秋摘下耳机扣在陈果头上,“我有个主意。”

“干嘛??!!”陈果目瞪口呆,又怕声音传出去,就瞪着苏沐秋,做出夸张的口型,“我我我说什么?”

“老板娘委屈一下,”苏沐秋把袖口向上扯了扯,给了一个让她安心完成任务的微笑,算是出卖一下色相,“让他打消我是人妖的疑虑。”

“开房间啊美女。”一叶知秋率先发话。

听起来像是聊骚的双关。陈果一把捂住麦克风,“我去这小哥声音不错。”

“那你快点回答啊!”苏沐秋扶额。

陈果清了清嗓子,想了几秒种后,用被灌了一桶蜂蜜一般的声音说:“嗯,等着你哦,加油!”

接着又捂住麦克风,看苏沐秋脸色。“怎么样?”她用气息说。

“我……有点恶心。”

 

这下轮到叶修吃了一惊。还真是个姑娘,他想,从前从来没有判断失误啊。

“美女打得不错。”他发自内心地夸了一句。

然后他就萌生了——邪念。叶修叹了口气,果然刚才还是不该答应用一个星期找到女朋友换不去相亲不见姑娘的权利的。不过转念又一想,比起小周小王小孙,还是宁愿找个志同道合一起打游戏的初恋。

不管怎么样,先试一试吧。叶修向来就没什么下限,丝毫不认为这种行为违背哪门子自然法,这沐雨橙风姑娘就不得不成为他囊中之物了。

“你的银武是自己做的吗?看起来好厉害啊。”沐雨橙风说。

“是吗?自己闲着没事做着玩的。”

对面似乎传来一声“我靠”。叶修皱了皱眉,“你那边有别人?”

“没没没……我在网吧。”

“哦。”

“嗯。”

“……你成年了啊。”

“我今年二十四。”

“……你是哪儿人啊?”

“杭州的。”

“那不错,我们公司最近有一个对杭州的项目,过几天我可能也得从北京过去。”

“那你是管销售的……?”

“不是,我人事处的,闲职。”

“那你还要跑业务。”

“……我老爸是董事长,带我出去玩。”

对面又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是良久的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喂?……”

“没事,网不太稳定。”

“哦,这样啊。”

叶修觉得这事大抵都赖今上午那个小周。

 

“都是你,刚才差点露馅。”关掉游戏界面,陈果终于长舒了一口气。

“我也很惊讶的好吗?”苏沐秋一脸不服,“玩游戏约到北京企业董事长的儿子,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啊,有这种好事吗?”

“不管怎么样,”陈果懒洋洋地回柜台,“要是真的靠谱,兴欣网吧的下一个百年中国梦就交给你们这位土豪了。”

苏沐秋不置可否。

“估计追这种人的姑娘都要挂号,见一面都够中个双色球了。”苏沐秋在座位上伸了个懒腰,“说不定都结婚了呢。”说着竟然还有一丝失落。

刚刚打着交流银武的旗号要来了一叶知秋的QQ号,苏沐秋不知道该干嘛,总之先加个好友吧。

QQ名也叫一叶知秋……而且,头像还是一片树叶。苏沐秋有点无力吐槽,不由得觉得包子说得没错。看了看他资料,年龄27,空间里没照片。他刚要点“加为好友”,就猛地从座椅上弹起来。

“卧槽差点坏了爷的大计。”苏沐秋关掉窗口,先把自己的性别改成女,头像换了手机里存的苏沐橙的自拍,接着挣扎了一下,一咬牙把QQ名也改成了“沐雨橙风”。

我都干了些什么……苏沐秋把脸埋进键盘里。

结果一叶知秋还没等回他的请求,提示音就滴滴答答响了起来,是苏沐橙发来的消息。

“哥,我明天下午的车,大概能回去吃晚饭~”

“好嘞!”苏沐秋秒回。

“哥,你的头像是怎么了……”

“没什么,嗯,想你了。”

“呃,那,我也想你。”

苏沐秋心如死灰。打开个性签名,想了很久,敲了几个字。

蓝瘦,香菇。

刚保存了三十秒,特别关心那一栏就闪了起来。

“一叶知秋  20:16:37     怎么了?”

苏沐秋觉得自己绝对是被撩了,不为什么。

怎么开始甜起来了。

被老叶疯狂地撩(不)

叶修觉得这事大抵都赖今上午那个小周泽楷。

评论(4)
热度(35)

© 微我有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