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我有咎

此号不再产出 新号再见

西湖醋鱼

关于H市的部分算是去年夏天去H市全职ONLY的游记,顺便我真不是给楼外楼做广告啊!就是去西湖看到了啊!

收拾东西找出来的手稿,觉得写得不错就发吧……其实我一开始是个码字的啊!不说了我现在去复习。

糖里有毒注意!迟到的生贺……给沐橙。

【喜欢的话请给个小红心和小蓝手!】

西湖醋鱼

叶修老早就觉察到自家弟弟不对劲了。

比如他最近挂在嘴边的:“哥我耳机呢?”“哥我外套呢,蓝的那件。”叶修再一次不情不愿地摘下耳机从电脑前挪开屁股,一边伸着懒腰一边向另一间装潢华丽的卧室移动,还不忘用那种让人想用各种各样武器就算是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也要统统糊到他脸上去的语气嘴炮一句:“叶秋你是要搬家?要出嫁啊?“

正在一旁翻箱倒柜的叶秋虎躯一震。

“……胡说什么,你才出嫁呢。”

 “好好好不胡说,”叶修说着又窝回了电脑前,戴上耳机,噼噼啪啪的键盘鼠标声又热闹地响了起来,“外套就在你手边衣架上挂着,骑驴骑得还开心吗?”眼角的余光看到叶秋骂了一句什么的口型,嘴角不由得微微扬了起来。

叶修并不是留意生活的人,但是他好歹也知道旅行箱不用整天搬出来,还都是在爸妈不在的时候,而且,正常一些的人都不会半夜起来收拾东西,而他偏偏与此同时起来竞技,那个心知肚明啊。

不过还好,他这嫁妆是给自己准备的。

 

趁叶秋下楼的时候拿走藏在床底深处的行李箱,车票和钱包放在他书桌的左手边第二个抽屉里,趁着夜色从家里夺路而逃,坐上出租车的那刻稍稍松了口气,庆幸的是叶秋零花钱攒得不少,看来是预谋已久了。

夜半时分,火车站的人也少了许多,坐在硬皮座椅上睡着的人们,有的不时爆发出一两声鼾声,旁边闭着眼的女子皱了皱眉头,枕着胳膊靠向另一边,还有依靠着编织袋低声交谈着的人们和开始啼哭的婴儿,叶修拖着箱子从他们之间穿过。

他掏出叶秋的车票,借着窗外并不明亮的星星点点的灯火看了一眼。

23:35开,硬座。

北京→杭州。

杭州啊。

叶修是地道的北京人,又死宅,几乎没有出过城。对杭州了解不多,大概只知道西湖,和西湖醋鱼什么的。从前在家里坐席的时候吃过,鱼汁浇在米饭上,酸酸甜甜的。就为的这个,潜意识里,好像整个杭州城都飘满了醋香,西湖的水也带点鱼的味道,酸酸甜甜的。

醒来的时候太阳明晃晃的耀眼,靠了一晚上硬靠背,头也撞到了玻璃窗上,不但腰酸背痛,脑袋也硌得难受,周围的人正踮着脚从行李架上往下拿行李,一问才知道就快中午了,他一觉睡了一千多公里。

还睡眼惺忪地就下了车,杭州今儿个是好天气,天蓝得透亮,也热。叶修还穿着一件长袖衬衫呢,出了站就挽起袖子,拖着箱子到处乱转,随便上了一辆公交车,看到有网吧就下来。然后呢,去里面虐了虐菜,再然后呢,遇见了苏沐秋。想来叶修当时还特别人道主义地拨了一半米饭给他,实际上他一天没吃了,也饿。

看苏沐秋白白净净又秀气,游戏打得也好,不过只比自己差了那么一点儿,还有个妹妹挺可爱的。

更何况自己花了人家的网费……还吃了他家的米呢!

那就,跟他走呗。

 

转眼就要过年了,年底刚交了房租,手头剩的钱也仅够吃一顿好饭。南方没有暖气,家里头也没有电暖气,苏沐秋就趁着好天气把被子都拿出去晒,一人一床总比不得一人两床,因为这个,叶修和苏沐秋就睡一起了。

两床被子又厚又沉的,压得叶修都喘不过气来,半夜踢被子狠狠地给了苏沐秋一脚,气得苏沐秋半夜爬起来打开灯准备跟叶修拼命,但低头看到叶修没了被子冷得缩成一团,再看看他睡着之后人畜无害的那张脸,苏沐秋只好自认倒霉,就当是狗踢的他,把被子给叶修盖好,自己也躺下继续睡了。

除夕夜三个人也吃了饺子,超市买的速冻的那种。吃完之后,苏沐橙就调了调电线的角度,守着笨重的台式电视看春晚,叶修和苏沐秋就又上前线去pk了。

零点的时候,三个人一起出去放烟花,烟花棒是苏沐秋自己做的。叶修拿起来的时候都有些怀疑,朝快要跑出十里开外的苏家兄妹两人大喊了一句:“妈的这玩意行不行?别伤害了我宝贵的双手!”

苏沐秋回了一句什么他也听不清,叶修心想多半也是骂他的,还不如不听。此时四面八方都是鞭炮声,汽车的报警声,还有头顶上烟花炸开,哗啦哗啦。

无奈之下叶修硬着头皮点了,把这跟烟花棒举到最远,只用两个手指捏着,做好了十足的一炸二扔三跑的准备。可能这场景太搞笑,把苏家兄妹都逗乐了,两个人一同哈哈大笑起来。叶修抬头看去,不像是自己从前放过的那种璀璨的金黄色,颜色有点苍白,不过好在还像是个烟花的样子。

 

大年初四那天他们去了清河坊。

苏沐橙是女孩子喜欢逛街,远远地走在前面一蹦一跳,两条小辫子一甩一甩的,看到可爱的小玩意儿总会捧起来仔细看,然后又乖巧地放回原处。苏沐秋问她要不要买的时候,她的步子就愈发快,一边扭头喊着“我不喜欢”,苏沐秋也就只好拖着早就一脸疲惫的叶修继续往前走。

中午饿了,苏沐秋问他们想吃什么。

叶修也刚好在环顾四周,转眼就看到路旁一家小饭店门上贴着的“西湖醋鱼”四个大字,便不经意地念了出来。

苏沐秋白他一眼:“我去咱要不要有点良心,三十八一斤看不见呐。怎么着,也想感受感受杭州风味?请你吃个麻辣烫就不错了,知足吧你。”

叶修无奈:“行行行好好好,苏哥哥您说了算,麻辣烫就麻辣烫呗。”

卖麻辣烫的小摊就在前面,苏沐秋不断地给苏沐橙的盘子里挑鱼丸蟹棒火腿肠鹌鹑蛋,扭头看了一眼叶修:“少吃点你,给哥省点钱。”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爱呢?!叶修捧着一碗红彤彤的白菜豆腐粉丝,忍住将手中的碗扣在那个正在问苏沐橙“够不够?不够再加”人的脑袋上的冲动。舌头被烫麻了,他有些狼狈地呵着气,与从碗上升腾起的热气氤氲成一团。

 

苏沐秋下午急着回家,说要蒸米饭,提前把米泡上才好吃。三个人就飞奔上了公交车,到家之后苏沐秋破天荒地没有威逼利诱刀架在脖子上让叶修跟他一起去买菜,而是自己一个人拎包就走,砰一声把门关上,接着就是飞快下楼的脚步声。

“你哥这是咋了?”叶修一脸懵逼地问苏沐橙,苏沐橙摇头。

叶修跑到厨房看了一眼,几勺大米还泡在盆里,菜板的一角堆着切好的葱花,刀刚刚洗过,刀刃上的水珠还闪着光。

嗯,不是离家出走。

然后叶修就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还有离家出走不带上自己宝贝妹妹,而是扔给自己这个白眼狼的?

 

回来之后苏沐秋就提着几大包东西咚咚地进了厨房,并且谢绝了苏沐橙来帮忙的请求,对着叶修大喊:“把我桌子下面第二层那本菜谱拿来!”

“我没听错吧,苏大大要下厨了?你要做什么,是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还是香辣鸡肉啊?”

苏沐秋一把把书抢过来,“少来了你,不给你见识见识我的手艺,我在你眼里还是人?”

怎么不是?虽然技术比自己差一点,但马马虎虎也算个大神吧。叶修这么想着,却没有说出来,毕竟自己的一顿晚饭还押在人家手上,他这一开嘲讽要是被下了药可就不值了。叶修乖乖地端出米饭,然后一边搓着被高压锅烫到的手一边喊苏沐橙来吃饭。

“呦,今天吃什么呀?”

“问你哥。”叶修中午吃的一碗麻辣烫不撑时候,现在肚子饿得咕咕直叫,本想先来碗米饭垫垫,又怕苏沐秋不高兴,就向着厨房喊:“我说,还没好啊?”

“这就来!”

关掉了液化气阀门和响得震耳欲聋的旧抽油烟机,苏沐秋隔着一道门传过来的声音有些闷闷的。叶修赶紧过去开门,迎面撞上苏沐秋容光焕发油亮油亮的脸,吓得他一闪脑袋磕到门上,也没看清苏沐秋端出去的到底是什么。

“哇!”苏沐橙尖叫了一声,已经在拿着手机拍照了,叶修才揉着脑袋过来,一看也愣了。

苏沐秋仰着头看他,嘴角漾开兴奋的笑容,有点骄傲地说:“啊,今天某人不是说想吃西湖醋鱼,我这么心地善良善解人意自然要让叶修大大一饱口福,大大您尝尝,还满意吗?”

叶修虽然很想吐槽他几句,但是一条大鱼正瞪着眼看他,他也就顾不上那么多,先吃为敬。

闻起来是酱油和汤汁的浓香,带点甜味儿,吃起来的话,一开始会感到鱼肉很细嫩绵软,然后顺着骨头就会尝出不淡不浓的酸味……虽说酸得好像有点过,但是跟米饭中和一下刚好。

苏沐秋托着下巴看叶修的表情,叶修斯文地只吃了一口,抽出一张面巾纸擦擦嘴,嘴角又咧到那个开嘲讽的弧度。“苏大大,原来您家醋不要钱啊。”

这句话可惹怒了苏沐秋。他按住叶修拿筷子的手腕,“别人都说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软,我怎么也没见你哪里软了?您要是想吃好喝好就别在我家,回您从前的家里继续当叶公子去。”说完也没再理叶修,只顾吃自己的。

叶修“噗嗤”笑出声来,索性放下筷子,认真地看着苏沐秋。苏沐秋没好气地斜眼看他:“看我干吗再不吃凉了啊。”

“苏大大秀色可餐啊。”

苏沐秋呛了一下。“我告诉你叶修你少跟我来这一套,等以后哥有钱了,想吃什么随便你。”

“等哥几年之后成了职业选手,请你到楼外楼去吃西湖醋鱼。”

叶修挑起眉毛:“一言为定。”

 

陈果最近挺犯愁的。

既然是叶修退役的饯别宴,不说参照叶修的意见,至少也要弄清楚叶修喜欢吃什么,她倒是去问了,叶修叼着烟回了个“随便”,恨得陈果牙痒痒,但看到门口摆着的冠军奖杯又忍了。

饯别宴在西湖旁边的楼外楼,那天亲朋好友围了一桌,热闹非凡。陈果看了一圈这全明星中的全明星阵容,不由得感叹起来:“这要是其他荣耀粉来看看,真是人生圆满系列啊。”

出乎意料的是叶修竟然接了她的话:“……圆满吗?”

“啊?”陈果不太明白,有什么不圆满的?缺了谁吗?陈果下意识地环顾四周,坐在叶修旁边的是苏沐橙,张佳乐坚持不坐王杰希旁边正在跟黄少天理论,周泽楷正在跟红着脸的女店员自拍,方锐和包荣兴在对面的桌上执意高歌一曲为大家助兴,林敬言正在拼命掩饰生不如死的表情。

没缺谁啊。陈果心想,不会是叶修要退役了……以后就少了他吧。陈果刚要劝几句什么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好基友一辈子分开还能再见到的,身后就传来了服务员的一声:“女士麻烦一下,上菜了。”

陈果赶紧让开,把这道西湖醋鱼摆到叶修面前。“沐沐说你喜欢吃这个,特地给你点的,你看,还是人家姑娘了解你瞧你就敷衍说什么随便……”

陈果觉得这次自己没有看错,叶修的脸上先闪过一丝惊讶,后来好像有点凝重,最后他微笑着看自己,看得自己有点恍惚。

“老板娘费心啦,谢谢。”

 

十年过去了,这个梦想居然才实现了一半啊。

西湖醋鱼是吃到了,哥还等着你来当职业选手呢。

 

FIN

评论(2)
热度(68)

© 微我有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