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我有咎

此号不再产出 新号再见

初心(5)

原原本本都计划好的事情,陶轩还暗自憧憬过捧着奖杯的苏沐秋。他是嘉世的队长,带领着叶秋和吴雪峰一起,走上荣耀的巅峰。

随着那一天的到来,一切都变成了黑白色。沉默。绝望。

陶轩是早晨接到电话的,是个陌生的号码,他慵懒地翻了个身接起来,对方低沉的声线让他不寒而栗,他还没有开口问任何事情,对方就先发话了。

“你好,请问是陶轩先生吗?”

“……我是。”

“我是警察。请你马上去三院吧,你的朋友苏沐秋出了车祸,伤势很严重,我们已经把他送去抢救了,他现在在急诊室。”警察看起来还在忙其他事情,说完之后便把电话挂了,忙音连绵不绝地传来。

苏沐秋?

车祸?

抢救?

陶轩一时没反应过来,大脑一片空白。怎么可能,不会是骗我的吧?

他有些焦躁,额上渗出汗来,随便扯过身边的T恤穿上,穿着拖鞋向叶秋的房间跑去。

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叶秋的房间空无一人,陶轩喘着粗气,向楼下跑去。果然,在网吧的一角,叶秋正戴着耳机,熟练地操纵着鼠标和键盘。陶轩看到只有叶秋一个人,顿时心凉了半截。

“……苏……苏沐秋呢?”陶轩不管不顾地一把扯掉叶秋的耳机,有些惶恐地问。

叶秋有点诧异地看了陶轩一眼,转头继续看着屏幕。

“帮别人练级去了。”

陶轩一把将叶秋拽起来,向门口大喊一声:“小王,帮忙叫出租车!快!”

网管小王在原地愣住了一下,然后飞快地向外面跑去。

“苏沐秋出车祸了。”陶轩拽着叶秋向外面跑,一面压低声音说。

“你说什么?!”

陶轩从来没见叶秋如此失态过。对苏沐秋从来都是摆出一副嘲讽脸的他,没少互相损过,架应该也打过,但这个时候,叶秋仅仅是坐在出租车后座上,咬着下唇一言不发。

“师傅,去三院,麻烦快点!”

拜托了,一定要撑住!陶轩现在心里只有这反反复复的一句话,他的手心被汗打湿,不安地纠缠在一起。红灯。出租车无奈地停了下来。看着对面街道来来往往、川流不息的车辆,陶轩心里笼罩上一层浓厚的阴霾。

赶到急诊室,门上亮起的红灯触目惊心。坐在旁边的一个年轻护士看到他们跑进来之后站起来说:“您好,是苏先生的朋友吧,他现在在抢救,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请你们先去前台办理手续。”

陶轩嘱咐了叶秋几句,就向护士指的方向走去。

叶秋坐在门口,看上去像是在低着头沉思,偶尔抬头看着亮着的红灯。他习惯性地从口袋里掏出香烟,在看到墙上贴着的禁烟标志后又怔怔地放了下来。

在门口坐了整整一天之后,苏沐秋在傍晚被推了出来,脸上还有未擦净的血渍。

苏沐秋被送入了重症监护室。他的身上插满了针头和各种各样或粗或细的透明塑料管。叶秋寸步不离地守着,隔着玻璃紧紧地盯着,生怕因为自己的一个疏忽造成任何差错。苏沐橙是晚上才知道哥哥出事的消息,她还背着书包穿着校服,靠在叶秋的肩头平静地睡着了,脸上满是泪痕。

陶轩在不停地奔忙,为了筹集昂贵的医疗费,他不得不想尽办法。

这天下午,陶轩提着一个黑色公文包进来了。他看上去很疲惫,像是苍老了几岁。

叶秋没有问陶轩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因为他清楚地知道,嘉世网吧对于陶轩的重要性。对于本来就不富裕的他们来说,只有关停嘉世网吧,才能弄到这么多现金。他缓慢地开口:“陶老板……这钱,我以后会还你的。”

“你说什么呢?这时候还谈钱?”陶轩严厉地看着他。

“……谢谢。”

“我们是朋友,这是应该的。”

 

叶秋半夜突然被脚步声惊醒,他迷蒙地睁开双眼,才意识到自己居然靠在座位上睡着了。

有十多个护士火急火燎地进出在重症监护室,摆满各种药品的推车推进去,又有的被推出来。她们压低声音说话,叶秋似乎从她们的谈话中听到了“情况不好”“快去找医生”几个字眼,他怔怔地站在原地。苏沐橙在旁边哭,她眼睛红红的,刻意地压低了自己抽泣的声音。

叶秋搂过她,帮她擦干眼泪。“没事的,你哥哥……会没事的。你看他这么厉害,还没成为职业选手呢……他……舍不得我们,舍不得荣耀,不会走的,别哭了……嗯?”

苏沐橙点点头,眼泪不住地流下来。

苏沐秋再一次被推去抢救了。

叶秋后半夜没有合眼,苏沐橙哭得累了,在叶秋怀里沉沉睡去,在梦里还甜甜地叫了一声“哥哥”,听得叶秋的心一抽一抽地疼。

苏沐秋这个混蛋,让哥和你妹妹这么担心,等你回来之后虐你三百场都不为过。

你还没赢我呢,快别开这种玩笑了。

苏沐秋啊……快回来吧。哥答应再也不嘲讽你了还不行么?

凌晨的时候,红灯灭了。叶秋不安地站起来。

走出来的医生摘掉口罩,脸上沉重的表情让叶秋腿一软,差点坐到地上。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评论(7)
热度(24)

© 微我有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