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我有咎

此号不再产出 新号再见

烟 

叶修和苏沐秋的荣耀永不落幕。

叶修这次回H市有三个目的。

一是想去看看现在以苏沐橙为队长的兴欣。二是宣布自己要结婚的消息。三是偷偷摸摸地去见苏沐秋。

叶修不会买花,也压根没有向苏沐橙说起回去的事情,就在街上找了家花店胡乱地买了束玫瑰花,红得触目惊心。捧着在路上走,路过的行人频频侧目,有几个小青年甚至还投以了戏谑的“加油”目光。叶修愣了一下,低头看了看花才反应过来,烟灰扑啦啦地从嘴边抖落下来。

叶修在苏沐秋的墓前站了很久,也不说话,就是一边盯着苏沐秋的照片和名字一边抽烟。坐近了看一会,站远了看一会,直到天色将晚,自己的影子越拉越长,他才终于慢慢蹲了下来,手指轻轻抚摸着冰凉的大理石,额头抵在墓碑上说。

“沐秋,我要结婚了。”

苏沐秋静默无言地,黑白地笑着看他。

叶修沉默了半晌。

“……对不起。”

叶修第一次抽烟是苏沐秋教的。

叶修在离家出走之前受的家教也是很严的,烟酒从来没碰过,甚至都没见过。叶修因为逃课去网吧的一身烟味没有少挨打。

苏沐秋基本不抽烟,只是有时帮别人练级代打熬夜久了,偶尔抽一两支振奋一下精神。

叶修第一次抽烟也就发生在这时候,两人大半夜在嘉世网吧,叶修困得都要睡过去了,操纵着一叶之秋连撞了三次墙。苏沐秋已经连打了三个哈欠,他揉了揉眼睛,伸了个懒腰,从上衣口袋里掏出小半盒烟来,先伸到叶修眼前。

“喂,来吗?”

叶修看到自己眼前的东西吓得一退,脑袋便狠狠地撞上了椅子的靠背。他看着气定神闲点上的苏沐秋,尴尬地笑着:“不会。”

“不是吧你?”苏沐秋嘴里叼着烟说话含混不清,露出了嘲讽的笑容,“哎我忘了,叶大大您呢,出身高贵,中南海您是没见过的,不如我要包中华?”说着就要站起来。

“哎哎哎别闹,”叶修赶紧伸手按住他,“我真不会。”

苏沐秋笑了起来,抽出一支送到叶修嘴边,笑眯眯地说:“来,张嘴。”

“我……”叶修有点犹豫。

“副本打不打了?”苏沐秋瞪他一眼。

叶修眼一闭心一横,心想出来混的迟早是要还的,干脆接了过来自己点。打火机都使不利索,点了好几次都没点着。

“我的妈,”苏沐秋实在看不下去了,一把夺过打火机,“叶公子我给你点!”

当然,像很多人的第一次一样,叶修被扑面而来的烟味严重地呛到了,他只能感觉到一缕酸痛直冲上头顶。他把烟往桌子上一扔,然后弯腰咳了起来,眼泪鼻涕流了一手。“我靠这什么……”叶修眨了眨眼睛,“苏沐秋你出的好主意呢嗯?”

苏沐秋笑得浑身颤抖,“精神精神,好下本呢。”

“我打不死你……”叶修说着就扑了上去。

长久以往的,叶修对于烟居然也就习惯了,有事没事就抽几支。叶修没有发言权,在他们家,从来都是苏沐橙一手遮天,说什么是什么,苏沐秋对她骄纵溺爱得不行,凡事都以妹妹为先。所以让妹妹吸有害健康的二手烟这件事,苏沐秋怎么也不会同意。其次苏沐秋是管钱的,本来日子就是苦中作乐,所以当叶修又一次腆着脸向苏沐秋旁敲侧击地要钱买烟的时候,还美其名曰“神清气爽效率更高”,被苏沐秋一眼白了回去。

“要点脸啊你,”苏沐秋在厨房丁丁当当刷着盘子,“曾经还要打我的那个五好少年呢?”

“说着玩的不是,那句话怎么说的,‘习惯成自然’,是吧。”叶修嘿嘿嘿笑着,又不怀好意地凑了上来,在苏沐秋腰上轻轻地掐了一下。

“你给我过来。”苏沐秋甩了甩手上的水,一把拽住叶修领子,“你小子得寸进尺了,还掐我?”

苏沐橙一脸无语地站在自己房间门口大吼:“我!写!不!了!作!业!了!”满意地看到自家哥哥愤恨地松开叶修,苏沐橙笑嘻嘻地说,“整天就看到你俩打情骂俏的,要结婚我就给你们十块,不用找了。”

听到“十块”,还有“不用找了”,叶修立刻换了笑脸,“好好好!结结结!”

两个人有烟抽的日子是最美好的。

苏沐秋不太喜欢烟味,反倒是叶修渐渐地开始整天与烟为友。随着两个人出去打比赛越来越多,甚至有几个队伍已经看上了他俩,比如魏琛就有点那个意思,只不过魏琛当时被他俩杀太多次了,一直气不过。还有嘉世老板陶轩,老早就知道他们的名字,最近套的近乎也越来越多了。秋木苏和一叶之秋是远近闻名的最佳搭档,所向披靡,根本没有人能从他们的手下逃过去。所以托他们打比赛,报酬也越来越高。

苏沐秋把赚来的钱精打细算。给苏沐橙上学买书的,给苏沐橙买新衣服的,给苏沐橙买零食的,一趟下来全是苏沐橙。剩下的一星半点,随着高兴就都赏给叶修买烟去了。

“来来来,零花钱。”苏沐秋往椅子上一靠,眯起眼睛看着叶修。叶修掂量掂量又打开看看,“难得苏大大这么大方,这是有人把你包养了?”

苏沐秋倒也不生气,“猜猜我们这个月净赚多少?”

“这个数。”苏沐秋伸出手指头。

“我去不是吧,”叶修先是一惊,随后嘴角的笑意漾了起来,“这马上就能奔小康啊,来苏大大,抱一个。”说着就要扑上来。

苏沐秋赶紧起身想要躲开,他猛地跳起来,却不偏不倚地踩到了叶修的脚。叶修脚下一绊,整个人扑到苏沐秋身上,把苏沐秋推得向后退了几步,两个人一起摔到椅子上。叶修呲牙咧嘴地抬起头来的时候,正好对上了苏沐秋的眼睛。

苏沐秋的眼睛清澈澈、亮汪汪的。睫毛很长,瞳色是跟苏沐橙一样的咖啡棕色。浓密的眉毛和高高的鼻梁也显得他的眼睛更加秀气好看。叶修逆着光看他,在他的瞳仁里发现了自己的脸。

叶修刚要开口道歉,却被苏沐秋伸手揽住脖子,然后他的唇贴了上来。

叶修感觉自己要炸了,脑子一片空白,被苏沐秋的动作吓得一动不动,能看到的只有局部的苏沐秋,他垂下的眼帘和微微扇动的睫毛。叶修能清晰地感觉到唇上温热的触感,他的动作缓慢而温柔,轻轻摩擦着他的,这让叶修不由得顺从着他的动作,不留痕迹地回应着他。

叶修的烟瘾是在苏沐秋死后才愈发厉害,在那好几个月里,他几乎什么都没有做,每天除了机械地打着荣耀,饭也很少吃,生活作息乱成一团。有时半夜醒来,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他总会在黑暗中准确地,像他所熟悉的能够在pk中必杀秋木苏的伏龙翔天一样捕捉到打火机和烟盒,就在黑暗中坐起来默默地抽烟,然后又不知不觉地睡过去。醒来之后可能已经到了苏沐橙放学的时间。

这个姑娘总是能出乎他的意料,像她的哥哥一样坚强。在苏沐秋死后她的成绩也有所下降,但是很快就调整到了最佳状态,非但没有一蹶不振,反倒越来越好。她与叶修平日的交流很少,甚至见面的机会都很少。只有放学的时候,他会坚持去接她。从前是三个人小打小闹,现在变成了她在前面走,叶修在后面一言不发地跟着,嘴里仍然叼着烟。

“叶修哥,”苏沐橙突然转过头来,认真地看着他,“等高考完……我不想再读书了。我要跟你一样,打荣耀,成为职业选手。”

叶修不知道,要是苏沐秋听到了会是怎样的想法,他从内心里可能还是希望自己的妹妹过得要好,所以应该还是会犹豫吧。不过现在,叶修看着一脸坚定的苏沐橙,找不出任何反对的理由。

 在叶修眼里,苏沐秋是烟。

叶修从南山公墓回来,熟悉地走上兴欣网吧所在的那条路,陈果和唐柔逛商店回来,恰好迎面撞上叶修。

陈果把两个满满的袋子不管不顾地往地上一扔,风一般地跑过去,对着叶修左看看右拍拍,又惊又喜地嚷道:“你也真是,来也不说一声!”

看着满屋子曾经的队友,魏琛在H市兴欣网吧附近找到了一份靠谱的工作,今天是周末才回来看看;安文逸和罗辑今年都大学毕业,陈果依然为数学界陨损了一颗新星而过意不去;陈果唐柔依然过着大姑娘们该有的生活;还有最后进来的苏沐橙,看到叶修,她一时说不出什么,只是报给他一个粲然的微笑。

“额……”接过了乔一帆恭恭敬敬递来的水,叶修看着大家的笑脸,“说实话,我来是想说,我要结婚了,婚礼在下月6号,你们……来参加?”

叶修要结婚的这个姑娘是B市人,不玩荣耀,甚至连电脑都不太熟练。

在叶修回家后,他所做的第一个改变让叶秋万万没想到。叶修某天对他说:“我觉得我差不多是时候结个婚了,你跟老爸说一声?”

叶修在公司里小有名气,今年将近三十的他在这里还算是比较年轻,再加上公司里真有几个小伙是玩荣耀的,一听说君莫笑的操纵者来这里上班了,居然还是老板的儿子,无不啧啧称奇。什么“荣耀教科书”“斗神”“37连胜”之类的逢人就说,后来一传十十传百,连门口扫地的老太太都知道却邪。再加上叶修长得不差,很多女粉丝也是神魂颠倒,每天都要想方设法来个偶遇。

不过叶修偏偏就挑中了这个姑娘,只是公司的一个普通职员,门不当户不对。据说叶修似乎是对她一见钟情,根本没给别人反对的余地。

叶修婚礼那天,几乎请来了所有的职业选手,从前跟叶修打过交道的坐了满满一桌。不少来宾的目光都汇集在这桌顶尖高手的身上,眼里满是艳羡。然而真正坐在桌旁的却未必,黄少天正挥舞着餐巾和高脚杯,手舞足蹈地讲述着他昨天在大街上看见的种种。虽然在心底众人恨不得把他手里的餐巾塞进他嘴里,但表面上他们还是……相当忍耐地听着。

叶修和新娘敬了一圈酒回来,叶修摆了摆手,示意自己不能再喝了,新娘就点了点头,继续端起杯子向下一桌走去。

眼前的景象对一桌单身狗造成了999点伤害,叶修刚一坐下,旁边的黄少天就笑意嫣然地看向了他。

“哎我说老叶你也是真有这么个福分,我活这么一把年纪妹子还没见过几个,见过的我们苏妹子楚妹子这样的美女是不差但一见面就兵戎相见动刀动枪的,我说你怎么就找上这么一个还能容忍你这一身毛病还有嘲讽脸的,真是无法相信……”

“行了你别说了。”魏琛拿起桌子上的烟盒递上去,“今个是咱老队长大喜的日子,酒不能喝就算了,来来来,抽一根抽一根。”

叶修面露难色,冲魏琛惭愧地笑了笑,“不好意思老魏,我戒了。”

众人一起转头看着他。

张佳乐低声咳嗽了一声,“你受什么刺激了?”

魏琛举着烟盒的手停在半空中,“如果你现在告诉我你的每场比赛其实都是冯宪君在代打,比起你刚才开的国际玩笑我还是更相信这个。”

“不是啊,”叶修解释道,“我答应我老婆的,戒烟。”

“啧啧啧,”黄少天又接上了,“我说你的道德修养是让张副加血了还是怎么着,”无视了眼镜反光的张新杰,黄少天搭上了叶修的肩膀,“没想到你还有妻管严属性啊嗯?”

“对了想当年你和苏妹子关系很好啊,怎么曾经联盟女神在身边的现在二话不说跟别人结婚了?叶不修你不给我们解释一下?”

“少天。”喻文州看了黄少天一眼,但后者似乎还不尽兴,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大喊一声,“哎你们看,这新娘子是不是长得很像苏妹子?”

这下一桌人可炸了,齐刷刷地看着旁边敬酒的新娘。楚云秀回头看了一眼,嘴角扬了起来。“嗯,眉眼非常相似呢。”

陈果叫起来:“笑起来更像了!”

张佳乐看看新娘,又看看苏沐橙,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莫凡皱了皱眉,不屑地哼了一声,甩下一句“我去洗手间”之后转身就走。

方锐的眼睛闪闪发光。

……

只有苏沐橙完全无视了别人的目光,紧盯着新娘,表情越来越严肃。

大概是发现事情并不像自己预想的那样发展,叶修和苏沐橙都一言不发,黄少天赶紧圆场,又讲起了他在路上的故事。

婚礼结束之后,礼堂里空空荡荡的。叶修让新娘先回家,自己一个人留下来最后再走。

叶修随便转了转,在一张桌子上发现了一张红纸,是一张空白的婚礼请柬。他饶有兴趣地坐下来,拿起旁边的笔,似乎想起了什么,在这张纸上写了下来。

新郎:叶修

新娘:苏沐秋

叶修写苏沐秋的名字写得很慢,一笔一划的。写完之后又举起来看了看,大概是觉得“新娘”不太好听,叶修把那个“娘”字涂掉,再在下面补上一个“郎”字。

“……叶修,”身后一阵高跟鞋敲击大理石地面的闷响。叶修折起这张纸,也没有回头。“你为什么……”

“嗯,戒了。”他自顾自地笑了起来,从椅子上起身,看着苏沐橙的脸。“以后更要好好努力啊,”他对她点了点头,补充了一句,“苏队。”

苏沐橙一瞬间有点恍惚,仿佛他刚才叫的并不是自己。她嘴唇微微颤抖,带着哭腔使劲点头。

“嗯!”

End

ps……唔 能看出叶神媳妇长得像伞哥吧……能吧

 苏沐秋是叶修的烟。

评论
热度(36)

© 微我有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