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我有咎

此号不再产出 新号再见

丝瓜藤与肉豆须

丝瓜藤与肉豆须

 

高考前早上在微博说要拿山东卷作文题目撸伞修……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全篇都是私设,慎。

在人生一切关系的对应上也是如此,一个人只要站稳脚跟,努力在向上生长,有时不免和别人纠缠,又有什么要紧呢?一忘失自己立场与尊严,最后就会结出果实来,当果实结成的时候,一切的纠缠就不重要了。——林清玄《无风絮自飞》

 

叶修离开嘉世的那天,H市下雪了。

说起来H市是很少下雪的,叶修在这里度过了十个年头,冬天能够冷到下雪的时候也不多。叶修是B市人,每到冬天都是如出一辙的天寒地冻,大雪纷飞,忍刀一样的北风裹挟着粘连在一起的大片雪花急遽地落下来,打在他的头发上、睫毛上、鼻尖上。叶修鼻尖微微一红,雪花就融化了。

H市的雪是全然不同的。他当年挤下堆满了人的火车时,H市就正在下雪。南方的雪花是小小的、轻盈而柔软的,仰头看去就像是熠熠生辉的银粉。

“你在哪呢?”短信提示铃如约而至。

“西湖。”

“……西湖哪儿?”

“不知道。”

“行了你站那别动,我去找你。”

叶修就随便找了个长椅坐下来,望着在眼前飘落的雪花。西湖最好看的时候,就是小雪才刚刚没过有点枯萎的草,地面上积了薄薄一层,看上去是朦朦胧胧的白色。不一会儿,他就从未散尽的雾气中,看到了拉着一个长发小女孩的少年,在远处偷偷摸摸观察了自己好一会之后,才犹犹豫豫地跑了过来。

苏沐秋还有点喘着气,白气一团一团地从嘴中呼出来。他有点尴尬地弯了弯嘴角,“这是我妹妹,沐橙。”

“那,咱们走吧?”

 

叶修并不是不知道自己会有这么一天。苏沐橙义正词严地警告过他好多回,许多从前跟叶修打过交道的新人都看不下去,看到叶修闲得自在,帮被别队的人杀了几次的训练营队员出气的时候,看着四下无人就去告诉他。

“叶神,陶老板……似乎想要赶你走呢。今天我去……”

叶修嘴角还叼着烟,笑着问:“最近练得怎么样啊,上次我教你那个,练熟了么?”

“可是他真的是想……”

叶修总是会在这时打断他的话,说一句“好好努力”,就转身离开了。

他其实有很多机会去戳穿嘉世虚伪的嘴脸,让陶轩和崔立他们无地自容,自取其辱,甚至击倒嘉世,凭借他和苏沐橙在荣耀界的力量,办到这些简直不足为题,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去这么做。

哪怕被逼迫退役也没关系,哪怕交出一叶之秋也没关系,哪怕背负滚滚骂名也没关系。

叶修知道,这里总还会有他的容身之处的。他与他的君莫笑,会一路栉风沐雨,披荆斩棘地走来。他会背负着与另一个人的承诺,盛满着属于两个人的荣耀,举步维艰却脚踏实地,拿下一个又一个冠军。就算是他与嘉世日益尖锐的矛盾使得一切归零,他也会用实力充分证明,叶修不会被击败,他会是永远的胜利者。

今年的冬天分外寒冷。突如其来的大雪在深夜里阻拦住叶修的去路。他搓了搓手,拐进了对面的兴欣网吧。

“没关系。”

“这次我们,从头再来。”

评论(2)
热度(21)

© 微我有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