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我有咎

此号不再产出 新号再见

初心(1)

想写个新的故事。估计会更得很慢。中短篇。有点虐。

 

初心

陶轩在临走之前,悄悄地去了南山公墓,也没有跟任何人说。

像是往常一样的西装领带,奔四的男人刚刚走入茫茫的墓园,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身又向门口的小卖部走去。大概是觉得空着手实在不好,所以才想象征性地意思一下。

不是清明节,公墓里的人特别少,一排排或黑或白的墓碑伫立在那里,静默得很。小卖部里的老太太正嗑着瓜子,怔怔地看着小小台式电视里咿咿呀呀的戏曲节目。看到有人进来,她拿起遥控器按了静音,悠长的拖腔就戛然而止了。

“买花吗?”老太太用H市方言问。

陶轩环顾了一下挺小的店面,店里一边的墙脚堆满了各种各样的鲜花,成束的,单枝的,红的白的,迥乎不同的花香混杂在一起,在空气中糅合成甜腻的味道。店里的另一边是一排简陋的、有些生锈的货架,上面零乱地摆着些纸钱和香。陶轩点了点头,说:“一束白玫瑰吧。”

老太太腿脚不太灵便,慢悠悠地走到一摊花前,挑了一束白玫瑰出来,一边还说:“今早上刚送来的,新鲜着呢,来看朋友最好。”陶轩不置可否地苦笑了一下。

 

苏沐秋的墓在一个僻静的角落里,是最简陋窄小的那一种。他在十年前来过一次,在九年前来过一次……在叶修还在嘉世的时候,他陪着叶修和苏沐橙,年年都来。

很长时间没有再来过,陶轩对这里倏地有些陌生。凭感觉找了好久,终于在一块小到不起眼的墓碑前停了下来。

墓碑前放着一束枯萎得彻底的花,他仔细地看了看,也没认出是什么。在他拿起这蓬枯杆的一瞬间,萎缩的花瓣和枯槁的茎叶散了一地。陶轩伸手把这些扫到一边,替换以新鲜的白玫瑰。

陶轩差不多全然忘却了苏沐秋的样子,他重新看向墓碑上黑白的照片,却被他与苏沐橙别无二致的眉眼惊得一愣。苏沐秋旁若无人地笑着,陶轩盯着他纯真的笑容看了好久,觉得他笑得愈发嘲讽。

 

 

去机场的路不短,巴士摇摇晃晃,走走停停。

正午的阳光从车窗照进来,炙烤得仿皮座椅的椅背有些发烫。窗外刺耳的鸣笛声吵醒了熟睡的陶轩,他的脑袋抵在玻璃上,车窗的振动更加明显。他烦躁地睁开眼睛,一把扯过蓝色的窗帘挡住太阳。

最近发生的一切,都像梦境一样,昏昏沉沉的。一幕幕飞也似地闪过去,他本应该是最明白事理的人,反倒有些渐渐看不清楚了。

譬如叶修和对面生意不如自家一半好的兴欣网吧结成了什么劳什子的兴欣战队啊,譬如苏沐橙的一边倒表立场啊,譬如更早之前的邱非给了陈夜辉一拳啊,但更重要的是,嘉世倒下了。

陶轩还在想,联盟才刚成立的那会儿,叶修和他的一叶之秋在前几个赛季叱咤风云无人能敌,后来又来了沐雨橙风,与一叶之秋并肩作战,他们的配合天衣无缝,那时候嘉世可不是人人口中的冠军之师嘛。况且孙翔和肖时钦也没有差到哪里去,苏沐橙就算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可也毕竟还在队里,嘉世怎么就走到现在的一败涂地了呢?

陶轩不明白。

“如果苏沐秋在嘉世,十个兴欣也不在话下吧。”陶轩心想。在他心中,苏沐秋是比那个叶秋——现在叫叶修——无论是哪一方面,都是好出很多的。

 

当年他还只是个小网吧老板的时候,每月网吧的收入交上水电还完贷款仅够糊口。他挺喜欢网游,虽然水平不怎么样,也做过成为职业选手的白日梦。那时候每天所想不过是照料好嘉世网吧的生意,别让人砸了场子,能多招几个职员扩大规模,最后能开几个分店就罢了。至于他从未想过能像现在这般有出息,有了这个想法还是多亏了苏沐秋。

在荣耀开服之前,苏沐秋就已经是嘉世的常客了。陶轩之所以对苏沐秋有深刻印象,是因为他一看就与网吧里其他同龄的辍学少年不同,身上干干净净的,没有烟酒的气味,也没有打架留下的疮疤。清俊的外貌也给他加分不少,但更引人注目的是,每到饭点,他的身边就会出现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还穿着附近中学的校服,扎着又长又顺的马尾辫,是来给他送饭的。虽然她年纪还小,但是模样跟苏沐秋一样出众,陶轩注意到,她每次一来,许多正打游戏的小男孩的眼睛就定在她身上不动了。

也有几个不怕死的上去与小女孩搭讪,苏沐秋从座位上站起来,把小姑娘护在身后,抬头瞪着那个还在抽烟的,语气里全是不甘示弱:“这是我妹妹。”

这人不耐烦了,一把推开苏沐秋,苏沐秋一个不稳摔在凳子上,小姑娘一边喊着哥哥一边哭起来。陶轩听到动静从吧台后面站起来,一边喊着“闹什么闹什么”走上前去。

他就这样认识了苏沐秋,当然还有苏沐橙。

评论(2)
热度(25)

© 微我有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