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我有咎

此号不再产出 新号再见

旧账

老梗老用 考前封笔之作献给伞修 心地善良干净如洗 愿在每一个世界里 叶修和苏沐秋都能白头偕老。

旧账

1

叶修的脑海中有时会突然蹦进来几个片段。在偶然翻出衣柜底皱成一团的嘉世队服的时候,或者望着君莫笑的帐号卡出神的时候,有时甚至吃个泡面都能想起好久以前的事来。

心情不好的时候,叶修会拍拍自己的脑袋克制自己专心看完这场比赛,心情好的时候,他便会眯着眼点起一支烟,靠在上林苑的阳台上放纵自己不断想下去。有时想着想着就笑出声来,这时对面房间的魏琛总是会一把拉开窗户喷起垃圾话。叶修却也不理,笑一笑就继续抽烟了。

2

苏沐秋的手是很秀气的。皮肤很白,手指纤长,指节分明,手背凸起的筋骨看起来很舒服。叶修曾经不服气,让苏沐橙来评一评他和苏沐秋的手谁的更好看一点。

苏沐橙手里还在削着苹果,笑眯眯地说:“当然是我哥的了。”

叶修从键盘上一把抓起正在和别人PK的苏沐秋的手,叠在一起伸到苏沐橙面前,丝毫没有理会苏沐秋被别人击杀后的大叫。“你看,我们的手差不多,你说我的哪点不如你哥的了?”

苏沐橙就把削好的苹果送到苏沐秋嘴边,一边笑嘻嘻地反问:“叶修哥,那我问你,你这双手指修长白白嫩嫩的手,洗过几次衣服呀?做过几次饭呀?给我梳过几次头发呀?”

叶修猛地一愣,看了看旁边大口咬着苹果一边拼命点头的苏沐秋,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最后小声嘟囔了一句:“就向着你哥吧你。”让兄妹俩取笑了好几天。

3

叶修回想起来,同样是哥哥,自己和苏沐秋的差异也确实太大了点。大概是家境很好的原因,自己从来不需要为叶秋做任何苦力,只要一句吩咐,别人就能做得称心如意。叶秋从小就沉默寡言,老实孩子一个,全家人都器重,而自己除了打游戏一事无成,所以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也没有多密切。

但是反过来看苏沐秋,他从小就把妹妹宠得跟手心里的宝一样,生怕她有一点比不上别人。为了给苏沐橙做红烧肉,两天没有吃饭也笑着说不饿;接苏沐橙放学回家时下着大雨,只有一把很小的旧伞,哪怕自己浇得湿透,也不让她身上有一个雨点。苏沐橙从小就懂事,别的女生有了新衣服从不羡慕,有了小玩意也不新鲜。

4

叶修觉得,苏沐秋最好看的时候,一个是微微皱起眉头紧盯屏幕,手指从容不迫敲击键盘的英俊,一个是每天给苏沐橙梳头发时的温柔。

苏沐秋是从来不舍得让上学的苏沐橙早起的,他总是在时间允许的最晚才叫她起床。为了节省时间,苏沐秋就在妹妹吃早饭的同时给她梳头发。

同样,他不允许妹妹剪头发,他觉得留着长长头发的苏沐橙特别好看。在上学的日子里,苏沐橙是要梳辫子的,苏沐秋会早早起床给她做好早饭,等她睡眼惺忪地坐到桌子边之后,他就会拿起梳子,纤细的指尖在乌黑柔顺的发丝中熟练地穿梭者,给她扎好一丝不苟的马尾,然后在两边别上小小的发夹。

此时叶修总是顶着一头乱七八糟的头发,坐在苏沐橙对面看着她盘子里的煎鸡蛋,一言不发地吃着碗里的清水面条。

5

有一次在苏沐秋早早出去打黑赛的早上,他被托付去给苏沐橙梳头发。

叶修也就不明白了,给女孩子梳头发这么简单的事情,他天天看年年看就是学不会。想当年龙抬头都跟着苏沐秋学会了,梳头发却让他左右为难,两只手笨拙地拢着头发,怎么也配合不好。梳了十多分钟,扎好了又拆下来,最后还是迫于时间放弃了。

后来苏沐秋又用这件事情嘲讽他,说他以后结婚千万别生个女孩。

叶修也没好气,不知怎么莫名其妙地回答了一句:“不是还有你呢么,等我以后生个女儿,每天早上就都让你给她梳头发。”

说出来的同时叶修都傻了,急忙要开口解释,免得又是一轮嘲讽。

没想到苏沐秋停下手上的荣耀,转过头来特别认真地看着他说:“好啊。”

6

有时候他会想,要是自己当年草率地离家出走之后没有来到H市,没有遇见苏沐秋兄妹,大概早就饿死了。

兄妹俩的生活过得很清苦,平常的饭菜做得也十分简单。苏沐秋和叶修会在苏沐橙放学之前买好菜,多半是时令的、最便宜的那种,家里的泡面只能是苏沐秋和叶修的工作餐。每天在接沐橙回家的路上,两个人的手中都拎着大大小小的塑料袋,一边漫无边际地闲聊,聊荣耀的副本,沐橙的学习,或者干脆就冷嘲热讽起来。

聊得投入的时候,苏沐秋的步子会加快,语调会微微上扬,还没有完全摆脱稚气的声音,像铃铛一样叮叮当当的。

7

苏沐秋做饭的时候,会系上一个破旧的白色围裙。围裙用了很多年,上面油渍斑斑,但叶修却觉得很干净。

他有时帮苏沐秋系围裙的带子,会故意打一个死结,然后看着怎么都解不开的苏沐秋笑得很开心。苏沐秋从来不让叶修下厨,不仅是因为叶修根本就不会做饭,他的理由是油烟对皮肤不好。

大概是过早谙熟社会的原因,苏沐秋的厨技也很好。帮别人练级打比赛,摸爬滚打得很辛苦,但是疲倦和委屈从来都被他咬牙忍住,自己一个人默默承受,在叶修和苏沐橙面前,摆出的一直都是阳光开朗的笑颜。

有时叶修看着这样哄骗妹妹的苏沐秋,想到他为这个小小的家承担了这么多不该在这个年龄承担的东西,都会觉得很心疼。

8

热气腾腾的饭菜端上来,苏沐秋总是会先把苏沐橙的碗填得满满的,然后再是叶修的,最后才照顾自己。

有一次苏沐秋打比赛挣了两百多,破天荒地去超市买了一斤排骨,在锅里炖了起来,香喷喷的肉味溢满了整间屋子。

许久不见肉味的叶修早就馋疯了,撂下荣耀跑到厨房里,眼珠子直盯着锅里咕噜噜冒着的气泡。苏沐秋就给他一下子,说:“给沐橙的。沐橙长身体呢。”

叶修于是就心想:说得跟我不长了似的。

最后排骨给苏沐橙吃了,汤给叶修喝了,苏沐秋手托着下巴,胳膊撑在桌子上,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俩,被叶修回瞪了回去。

9

苏沐秋曾经信誓旦旦地向叶修保证,等他们将来成为职业选手挣了大钱,他就天天炖排骨给叶修吃。

后来叶修也确实成了职业选手,并且是顶尖的神级高手,一场比赛几十万上百万的收入,山珍海味应酬了不少,可无论是清炖排骨、红烧排骨还是糖醋排骨,都一点也吃不出当年只能啃骨头喝汤的味来。叶修想:苏沐秋炖排骨也一定是有什么独门秘方吧。

不仅荣耀打得好,连炖排骨都有两下子。

10

苏沐橙也会做饭,并且味道跟他哥哥如出一辙,所以他俩时常在一起吃饭。

青梅竹马加上最佳搭档,郎才女貌的故事深入人心,免不得被别人用怀疑的眼光八卦几个段子,给战队生活添点娱乐色彩。

不过有明眼人说几句,流言蜚语也就散了。

11

叶修喜欢苏沐秋。

他也不知道具体什么时候喜欢上的,总之当他意识到的时候,就已经很久了。

12

两个人每天定时定点来到嘉世网吧,已然成为这个当时还并不大的小网吧的一道风景线了。门口的柜台边,老板陶轩总是用挂着微笑的脸迎接他俩,看到他们走进门,便停下手中并不得心应手的荣耀。

“来了。”

“嗯,老座位吧。”

两人便分别从各自的白衬衫和牛仔裤口袋里掏出一张帐号卡。

一叶之秋。君莫笑。

13

当初苏沐秋说要练散人的时候,叶修其实一开始是拒绝的。

纵使苏沐秋眉飞色舞指手画脚地解说了半天,叶修依然认为不转职的道路非常艰巨,而且没有先例在前,能够运用到实战中的资料很少,再加上武器的单一性,贸然玩散人是十分冒险的决定。

苏沐秋把草图推给叶修,上面赫然画着一把伞的骨架,旁边密密麻麻地写着各种变化形态和材料名称。当时的设计还只是一个构想,制作的难度和花费可想而知,但叶修却忽然觉得没准真的可行。无论是出于钦佩他的想法和一腔孤勇,还是单纯对眼前这个少年的信赖,他都无比坚定地坚持并且追随着他的决定。

狭小的出租屋里,叶修和苏沐秋挤在一张小床上,不断说着将来的构想,又怕吵醒沐橙而刻意压低声音,声音窸窣,一夜未眠。

14

在后来的一个多月里,叶修早上醒来时,身旁的被子已经叠得工工整整,桌上摆着两人份的、尚未凉却的早餐。当他在深夜睡去,旁边的位置依然空空如也,苏沐秋仍在孜孜不倦地工作。

最后苏沐秋把君莫笑的帐号卡扔给叶修,叶修第一次看到了这个当时尚为简陋、在未来却已经无所不能的武器的初始形态。

千机伞。

叶修后来被采访过最初时看到这把伞的心情,叶修想了想回答:“应该是看到了冠军奖杯一样吧,感觉未来突然有了无限光芒。”

15

可惜冠军有了,未来却没了。

叶修又点了一支烟,阳台上烟雾弥漫。

16

后来的荣耀55级更新,像是特地与苏沐秋作对一般,抹杀了君莫笑的全部意义。

君莫笑耗尽了苏沐秋的全部心血,叶修害怕他真的承受不住这种打击。他在看到这条公告之后都做好了苏沐秋或许会扑到他怀里大哭的准备,但事实证明他确实想太多。苏沐秋在他的房间里似乎并没有鬼哭狼嚎,叶修把耳朵贴在门上,寂静无声。他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看一看,但又怕影响到苏沐秋的情绪,只好打着让他静静的借口,在门外端坐了一天。

傍晚的时候,叶修心想他要是再不去交流沟通一下就要被饿死了。他小心翼翼地敲了敲门,小声地问:“沐秋?”

门刷一下打开,差点把叶修迎面撞倒。比他稍高一点的苏沐秋揉着眼睛,又在他面前伸了个懒腰,笑着对叶修说:“走吧。”

“啊?去哪?”叶修一时没反应过来。

“打荣耀啊,来不来?”苏沐秋笑意盈盈,拉过叶修的手,把一叶之秋拍在他的掌心,“似乎很久没有跟你一起抢过BOSS了?”

“……那,千机伞呢?”

在叶修身前的苏沐秋转过身来,报以风轻云淡的笑容。

“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17

就算是神仙,前功尽弃也没有这么坦然吧。叶修心想:要是真那么随意,还关自己一天干什么?逞强给谁看啊。

苏沐秋刷了秋木苏的卡进入游戏,然后头也不转地回答:“睡觉啊。”

好啊,那饿我一整天,你真行。

18

今天抢的是老魏的BOSS。

十年前的魏琛性格基本没变,叶修想着便抬头看了看老魏房间的窗户,有点难以想象当年行为暴力,并且时不时用沧桑的声音爆几句粗口的索克萨尔是什么样子的。

不过当时确实是那样,魏琛看到并肩走来的战法和神枪,气得脸都绿了。

“一叶之秋你小子过来!”叶修和苏沐秋同时从自己和对方的耳机里听到了震耳欲聋的一声大吼,“今天不爆了你俩的装备我他妈不姓魏!”

19

最后BOSS总算是抢到了,两个人顿时抛却仍旧骂骂咧咧的索克萨尔,像往常一样开始暗中较劲。

“红血了注意。”身旁的苏沐秋眼睛紧盯屏幕,双手在键盘上行走如飞。

“嗯。”叶修也加快了手速,还时不时瞄一眼旁边的屏幕。

随着BOSS血量越来越少,叶修更集中了注意力,时刻准备最后一击。论眼疾手快,他还是有点赢过苏沐秋的信心的。快了快了快了,BOSS的血量只剩下最后一条细线,叶修正准备发个技能,就在这时,苏沐秋突然向叶修的身后看了一眼,吃惊地叫到:“沐橙?你怎么在这?”

“什么?”叶修猛一回头,手中端着五桶泡面三听可乐的网管小哥正一脸无辜地看着他。

当他重新扭过头看向屏幕时,“荣耀”两个大字亮瞎了他的双眼,罪魁祸首却笑得花枝招展阳光灿烂。

20

“苏大大,下限呢?”叶修挤出一个微笑,指着屏幕问苏沐秋。后者皱起秀气的眉头,一本正经地回答:“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啊?”

注视着苏沐秋哼着小曲向秋木苏下面长长的一排正字后面再添一笔,叶修表示“行,沐秋我记住你了。”

——不过也真的记住了,还刻骨铭心来着。

21

当天晚上叶修莫名地睡不着,辗转反侧,又怕吵醒身边安静睡着的苏沐秋,只好克制着不翻身。热。叶修感觉汗珠都从自己额头滴下来了。

苏沐秋闭上眼睛熟睡的样子曾经被叶修这样形容过:“看不到你那双暴露出你心有多脏的眼睛的时候,其实还挺纯良的”,也只不过是开开玩笑。

苏沐秋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平日里有时皱起的眉毛舒展开,呼吸很平静。叶修小心地撑起身来,半躺着认真看他。

君莫笑仍旧摆在枕头旁边,叶修轻轻摩挲着它,然后用一块手帕包好,仔细地收了起来。

叶修伸出手给苏沐秋整理好额前有些凌乱的头发,然后顺着他的脸颊滑了下来。

“……叶修。”苏沐秋突然开口,是有些含混不清的、并不清醒的声音。叶修吓了一跳,迅速把手收了回去,却被苏沐秋紧紧握住。

“嗯?我在呢。”

“……你说,我们还有机会吗……从头再来?”

22

时光是有限的,荣耀是无穷的。

但叶修就是固执地用有限的时光追逐无穷的荣耀。

越到后来,他自己也越来越不明白自己到底是真心炽爱荣耀,还是为了当年的一个从头再来。

23

苏沐秋和叶修做的次数不多,每一次都可以用疼这一个字来概括。

开始的缘由叶修居然忘记了,感觉上是挺莫名其妙的。总之一切都水到渠成。

快到夏天了,唯一的一台电风扇给了妹妹。叶修睁开眼睛看着,苏沐秋发梢的汗珠就滴到了他的鼻尖。

“……疼。”叶修拼命想要侧过身,“你轻点行吗……哥还没成年呢。”

于是苏沐秋就停下了动作,双手撑着他的肩膀,有点犹豫不决:“……这样是不是犯罪来着?要不等到你十八岁生日……?”

叶修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犯你妈的罪,要上快点。”

24

其实叶修有点反悔这个决定的,因为真的是疼到他欲哭无泪,以后的一两天他只能卧床不起,还被苏沐橙慰问。虽说是心理作用,他却总觉得苏沐橙看他的眼神也是不怀好意的。

自己一定是疯了。

不过他还是有点庆幸自己当时答应了,因为苏沐秋根本就没有出现在叶修的十八岁生日,及以后。

25

刚刚见完带着肖时钦和孙翔来拜访兴欣的陶轩,叶修重新坐回电脑前,打开了千机伞的面板。

沐秋你看。

八年过去了,有些人从两肋插刀变得世故圆滑,有些人从锋芒毕露变得冷静沉稳。有些人从稚嫩走向成熟,有些人从巅峰跌入落幕。

人们都在变。他们从无畏变向顾忌,从坚定变向迷茫。

只有你十八岁的容颜未改,本真依然。

26

千机伞的升级始终是仪式性的,每次叶修都紧张而谨慎。

每一次它的十二种变化莫测的形态被人啧啧称奇,他虽然不动声色,但是心里总是会说。

沐秋,好样的。

27

苏沐秋有一次突然说:“结婚吧。”

叶修正喝着的白开水噗地一声喷了出来,在咳嗽了半天之后,他回答:“不是我说你有没有点常识,国家法定结婚年龄二十二岁好不好!”

“好啊,那等二十二岁着。”

“想得美你。”叶修白他一眼,“来PK赢我再说。”

后来那个记录胜负的小本子被苏沐橙当做苏沐秋的遗物处理了,不过最后的战绩叶修依然记得清楚。

一叶之秋,520次。

秋木苏,499次。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28

我有一个朋友,荣耀打得特别好。

29

叶修不是没有憧憬过他们的将来的。

比如苏沐秋会是嘉世的队长,叶修是副队长,还有苏沐橙,他们会和战队的其他队员住在一套像上林苑这样的大房子里,最好是顶楼。每个人的房间都一定是要向阳的,每天早上训练开始前,拉开窗帘就能看到H市的全景,春夏秋冬。午餐和晚餐都是苏沐秋负责,炖满满一锅排骨,每个人都能分到一大碗。

在训练中,两个人还是彼此嘲讽,PK起来没完,苏沐橙会端茶倒水,在哥哥败下阵来时继续车轮战。在比赛中,苏沐秋战术分析,叶修指挥,他们会是完完全全的默契,近似融为一体。

千机伞和却邪交错碰撞,熠熠生辉。

30

这些旧账叶修早就想跟苏沐秋算算了。

比如他每天习以为常的嘲讽。他坑蒙拐骗让自己在抢BOSS中功亏一篑。他把肉给苏沐橙从不给自己。他弄得自己很疼。

还有最不能忍的,苏沐秋曾经跟他发了那么多的誓,说过那么多的畅想,勾勒过那么美好的未来。他答应的,还什么都没有实现,就悄然地从他的世界里逃走了。

从这种意义上来说,苏沐秋是叶修见过的,最会花言巧语的胆小鬼。

31

叶修从来没有向任何人详细地讲起他和苏沐秋的故事。即使是苏沐橙,知道的也未必有多么全面。

被讲起的这个故事,开头只会有两种。

十年以前。

如果。

32

我有一个朋友,荣耀打得特别好。

后来,他死了。

33

十年之前,在H市嘉世网吧。

刚刚投了巨资更新装备的陶轩正坐在门口的柜台后面,浏览着关于已经开服一周整,周玩家最高纪录的新游戏——荣耀的各个网页。网吧的生意最近非常红火,他看着抽屉里一天天多起来的钞票,笑得合不拢嘴。

推开玻璃大门的两个人让他站起身来迎接:“来了啊你们。”

“嗯。”

“怎么样?新游戏,我是说荣耀,玩着还顺手吧?”陶轩笑眯眯地看着他俩。

“跟预想的一样,我想,这个游戏应该很值得研究。”苏沐秋回答。

“那就好。你们好好打游戏,说不定哪一天我建个战队,干脆就叫嘉世,我一定请你们参加啊。”

34

“怎么样叶修,有没有点想当职业选手啊?”苏沐秋顺便帮叶修刷了卡,适应了一周整,在不能改名的情况下,叶修终于适应了这个“一叶之秋”。

“以前没有想过,不过可以试试。”叶修笑着说,“苏大大,一起祸害联盟十年吧。”

“十年哪够啊,一辈子差不多。”

35

叶修从来没有想过死亡是什么样子的。有人认为死亡是奔赴一个安静无扰的世界,有人认为死去的人会化作幻影守护在身边,仍旧可以看到一切。但是叶修都不相信,他觉得苏沐秋只是不小心被墨水般浓稠的黑暗浸没,安静地睡在他所碰触不到的地方。

同时他也无比坚信,甜梦中的苏沐秋总有一天会一如多年前的每天清晨,颤动着长长的睫毛,睁开清澈明亮的双眼悄然醒来。他一定会斩开层层厚茧,穿过无际黑暗,跨越千山万水,在某一天的中午突然按响门铃,带着笑容回到他的身边。

36

毕竟他曾一度如此热爱荣耀,还仍这样年轻。

况且他又怎么会抛下沐橙和自己,冠军与荣膺断然离开呢。

他怎么舍得。

37

所以,这些旧账,叶修并不想就此一笔勾销。

评论(6)
热度(87)

© 微我有咎 | Powered by LOFTER